乔胥胥要吃肉肉肉

我只是看看=。=

定期发疯,西撒!!!!!!!!!!

今日九界逸闻


战神4 paro,有一些游戏内相关neta,设定沿用了战神4对北欧神话的改动。



chap1.


艾尔艾尔弗抬起手中的弓箭瞄准了最后一个卢恩符文石,利落的射碎了隐藏在山体里发着幽幽蓝光的石头后,走回了宝箱面前取回了第三个伊登的金苹果。他皱了皱眉把金苹果放回了随身的包裹中,转身走去了下山的机关那。机关是满九界乱跑的矮人族制造的,虽然他们大多又啰嗦又暴躁,但是他们的手艺十分值得赞赏。艾尔艾尔弗摸了摸腰间别着的短剑,随后按下了机关,回到了山脚,跟着地图寻找下一个宝箱地点。

要问他一个光精灵为什么会满九界寻找命运女神的宝箱,事情嘚追溯到还没进入芬布尔之冬的九界之湖旁的山谷里。那时的亚尔夫海姆刚刚被一个背着奇怪斧头的男人和他儿子从暗精灵的手中拯救回来,光精灵们的十分激动地回到了圆形神殿,唯独他,一个还算年轻的光精灵,沿着那个奇怪男人走过的路线,想去阿萨海姆找他曾经的老师卡恩算一笔陈年旧账顺便和老友叙旧。可惜阿萨神族的神心底可能都有着搞事的一面,等艾尔艾尔弗通过国度传送间来到了中转站米德加尔特后才发现,他恩师卡恩大天神留给他的符文,是个一次性,只能来到米德加尔特的符文。


艾尔艾尔弗无话可说,自觉生气也没用,作为少见的攻击性奇高的光精灵,他划着船围着九界之湖打猎寻宝为生,和他熟识的矮人也时不时拜托他寻找一些少见的材料,矮人对他感谢之余还硬塞了一把短剑给他,自称这成熟的工艺已然超过了当年的雷神之锤和利维坦之斧。艾尔艾尔弗不予评论,收下了短剑留下了不少好看稀有的石头后便离开了矮人的工坊,前往上次任务发现的隐藏山谷。


隐藏山谷的水路曲折且长,艾尔艾尔弗划了许久的船绕过了耶梦加得一半的身体才上了岸,岸边破破烂烂的木牌上写着奇怪的文字,读起来似乎是sakimori。木牌的附近有个石门,艾尔艾尔弗走上前去,用光精灵的魔法试了试,尝试打开失败后从包裹里拿出了矮人给的据说是从巨人那得到的万能石头,在石门上左凿凿右敲敲,守护在石门上的魔法就解开了。


艾尔艾尔弗警觉的把腰间的短剑拿在了手里,缓慢的推开了石门。石门后的景色却不同于他预想中的幽暗,而是完全与之相反的,大片大片的草地和光精灵非常喜欢的阳光。艾尔艾尔弗却更加的紧张了起来,他甚至掏出了背后的箭,找好掩体搭好了弓。


因为草地的正中央,锁着一条满身红色鳞片的巨龙。


chap2.


haruto已经记不清楚自己被锁在这个小地方多少年了,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被锁在这里,连名字都是因为锁着自己的石碑上刻着才得知的。他只知道自己似乎忘了很多很多的事,但是却一直在等一个人,或者神来找他。好脾气的haruto也没有因为自己被锁而朝着石门内所有的生物喷火,而是安安静静的躺在草地晒晒太阳,发发呆。

许多许多许多年过去了,从来没有外来的生物造访过这个隐藏的山谷,haruto翻了个身又甩了甩尾巴,准备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安定的睡觉。然而命运三女神总是那么的让人无奈,他刚刚准备翻身睡个觉,却察觉到了一个似乎非常熟悉的精灵的气息。


哇,这么多年了!终于!有生物来了!haruto兴奋的站了起来,而站在巨大石头后的艾尔艾尔弗更加紧张了起来,他举起了弓,随时准备着往这条巨龙的身上射箭。可是艾尔艾尔弗太小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光精灵,有着普通光精灵的身形,haruto逆着光看不太清艾尔艾尔弗举弓的动作,高兴地朝紧张的光精灵的位置走去。


咻咻咻三声,三支箭快速的射向了haruto的胸口,然而红龙的鳞片尽管不是那么耀眼有光泽,看上去也不是很健康,可依旧异常的坚硬,普通的箭不仅射不中,还会被弹反回去。艾尔艾尔弗一看弓箭攻击完全不奏效,立刻换了短剑迂回前进准备乘其不备攻其龙爪,刚刚移动位置,就被haruto逮住了。


haruto用尾巴把对于他而言过于小巧的光精灵卷了起来并放在了自己能够直视的矮山包的山顶上,开心的对这个初次见面却倍感熟悉的光精灵进行了自我介绍。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们两个不同种族之间的语言是否流通,毕竟一个龙自己呆久了,看到个活的能说话的生物,忍不住说了很多有的没的。艾尔艾尔弗被龙巨大的声音吵得头痛,却又不想装作听不懂————毕竟这段时间他救了至少三条龙,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会说话又不喷火喷电的龙。红龙不仅没有攻击他,蓝色的眼睛看起来也十分的友善,一直都保持着极高警惕的光精灵在红龙开始数自己有多少漂亮的紫色宝石的时候,打断了红龙兴致勃勃的发言。


“你是说,你不记得自己被锁在这多久了,也不记得被谁锁了?”艾尔艾尔弗看着草地中央发着幽光牵着钢索的三个卢恩符文石碑,皱了皱眉。


haruto眨了眨眼,停下了关于自己收藏的宝物的发言,看着小巧的光精灵点了点头。


艾尔艾尔弗看着这个快把自己家底都说全了的,看起来非常天真,可能还没自己大的幼龙(他认为只有落单的幼龙才这么没戒心),回想了一下红龙说过的收藏宝物,里面有自己寻找了很久的珍惜矿材,于是打算和这个天真的幼龙做个交易。


“我帮你解开这些钢索放你自由,你给我那些矿材怎么样?不需要很多,只要一些就好。”反正就是把地上的石碑击碎而已,多大点事儿啊。


haruto甩了甩尾巴,完全不经思考地答应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光精灵的提议,并把光精灵从山顶上放回了草地。艾尔艾尔弗回到草地上便抽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刀,附上了卢恩符文,迅速地击碎了排列整齐的卢恩符文石,收回刀稍稍后退了一小段距离,准备等小红龙自由之后拿了报酬就走。


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石碑被击碎之后,锁着haruto的钢索并没有被消失,小红龙疑惑的扇了扇翅膀,低头看了看同样不解的光精灵,陷入了失望。艾尔艾尔弗也愣了愣,朝石碑的方向走了过去,却在碎石块里,看到了只有光精灵才能点亮的水晶。


艾尔艾尔弗停下了所有动作。


只有光精灵才能点亮这个水晶启动其中的魔法,这个落单的小红龙,和光精灵有什么关系么?


还是说,他就是被光精灵,锁起来的?



碎碎念

带着奇怪斧头的男人就是奎爷啦【。

矮人兄弟是游戏里就有的,打造了雷神托尔的锤头和奎爷老婆留给他的斧头。

走过路过点个小红心嘛∠( ᐛ 」∠)_让我知道这个一人乐有人看过( ´・ᴗ・` ) 

爱去不去不去拉倒反正不是我的猫叫你的男朋友帮你预约下次吧

对cp已经无所谓了只想让小黑鸟仔noct在窝里乖乖的活着吃喝玩乐无忧无虑

时隔两年二周目我就希望他在我手心永远做个孩子做那个游山玩水吃喝玩乐钓鱼飙车的普通小青年。
真的,如果能在lucis吃喝玩乐一辈子多好呀。
当劳什子真王呀,生气。

狼与花 后续二

一直抱着长枪守在门口的程将军听得屋内传来一声怒吼,呆了一下急忙进了屋内,入目就是那请来的颍州名医似地痞流氓得脚踩着凳子怒气冲冲的瞪着他,程将军愣了愣在心里嘀咕着这名医怎么动作比他这个当兵的还要粗鲁,就被那颍州名医扯住了耳朵,扯的程将军踉跄了一下。

“你,你给我说清楚你和墨魁到底是什么关系!”墨汁儿心里越琢磨越火大,干干脆脆的直接上手揪住了天策的耳朵。

程将军却是一愣,心下琢磨难道这是墨魁的好情人。越琢磨就越不对味儿,程将军脸色也僵了下来。

墨汁儿一见程将军暗沉下来的脸色,心下越发不爽,认为这将军是吃了不打算认,火气冲天的收回了手走回了里屋,也不管那傻大个儿似的杵在桌子旁的天策将军,进了里屋就动手收拾起了墨魁的行李。


墨魁正在穿外衣,就见师兄脸色阴沉的能滴水似的走进了屋里,一句话没说就开始动手收拾墨魁的行李。墨魁觉得莫名,这师兄向来懒得不行,以前指使他动手后来就是那唐门的动手,今个儿太阳是打北边出来了么,怎么师兄亲自动手了?

“师兄…你这是要做什么?”墨魁穿上外衣,终是忍不住了,看着墨汁儿忙碌的身影开口询问。“不做什么,”墨汁儿顿了顿手上的动作头也没回的回答“带你回万花谷找师父而已。”

墨魁一惊,以为自己这是得了什么连师兄也治不好的病,才带自己回万花。可是,墨魁用自己的左手搭了搭自己右手的脉,自己这精怪体质,能得什么病呢。

“杵那干嘛,走了。”墨汁儿收拾了所有看上去像是墨魁的物品,直起身拿起行李,另一只手牵了墨魁的手往屋外走去,嘴里还大声的喊着“姓唐的我知道你在你赶紧去给我弄个最舒服的马车,我要带墨魁回万花!”


这么大的声音,像是刻意喊给谁听的。

桌子旁呆楞了许久的程将军终于是反应了过来,抬手便拦住了走到门边的墨汁儿。

“大夫,我不知道你与墨魁是什么关系,但是墨魁是与我相许之人,定不能让你随意带走。”说完,伸手拿起了放在一边的长枪,展开架势,竟是要攻击。

墨汁儿嘴一撇手一挥,几个化血镖“嗖嗖嗖”的就出现在了程将军的脚前,让他没法往前行动一步。

墨魁见这情况,有些不太明白,便轻轻拿开墨汁儿牵着自己的手,跨过那一排化血镖走到程将军身边,笑了笑对程将军说:“你跟我师兄闹什么脾气,将军好大官威啊。”然后转身面对墨汁儿介绍到:“师兄,这是天策程将军程式,不是什么可疑之人。我自出万花谷一路受他照拂甚多,有什么行事不妥之处惹师兄生气了,师兄别和他一般见识。”

“我没有和他一般见识!你自己问问他做了什么好事让你现在身体这样!”墨汁儿听师弟暗里偏袒着那个傻大个当兵的心里更是不开心,语气也是冲的很。

程将军听这话却不安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做了个揖询问:“大夫,墨魁可是得了什么不好的病症?!”

墨汁儿老神在在受了这个礼,嘴里哼哼着解释:“墨魁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这种脉象主痰饮、食滞、实热等证,又主妊娠。墨魁本是精怪,本不会生病,这脉象…说白了就是墨魁有了身孕了。”随后一转身指着程将军,“你还一脸吃了不认的样子!要不是师父月前给我的信里说墨魁同一天策将士离开了万花谷,我也不会知道是你!”


墨汁儿的话一出口,墨魁脑中瞬间炸了一道霹雳下来,回想起来两个月前隐密放浪的夜晚,人都站不稳了,眉间的花纹时隐时现,惊的墨汁儿脸色一变立时抓住墨魁的手,嘴里叨囔着“静下心来静下心来。”

程将军也不管这消息是多么的惊人,立刻就抱着墨魁,让他放松下来。

墨汁儿看着在程将军怀里逐渐放松下来的墨魁,轻轻的哼了一声,留下一句“你就勉强照顾下墨魁,我出去抓药”,出门去了。

门外一直候着的唐门弟子见墨汁儿出门,也没说什么话,伸出手抚了抚万花弟子长长的垂在腰间的长发。墨汁儿像是猫咪被梳顺了背毛一样,一直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看了一眼唐门弟子,小声的嘟囔了句“陪我去药房抓药”就回头看路去了,也没见到常年没什么表情的唐门弟子嘴角的闪现的酒窝。


屋内,程将军不停的安抚着怀里一直没法平静下来的万花,心头得知墨魁有孕的喜悦被墨魁过于反常的反应压了过去,担心就像水纹,一点一点,扩散的越来越大。


狼与花 后续一

墨魁觉得自己最近身体状态不太好。整日昏昏欲睡吃不下饭,即使被他最喜欢的太阳晒着,身上也是没什么劲头。

中午,墨魁和程将军吃好饭便准备上马赶路前往藏剑商议兵器提供的事宜,就见墨魁蔫塌塌的靠在树荫下挪不动步,脸色苍白不说还时不时吐着。程将军登下便急了,匆匆撂下自己的爱马跑到墨魁身边嘘寒问暖。

墨魁被程将军这么一抱,原本就闷着的胸口更加不舒服,“哇”的一声便吐了程将军一身,人也晕了过去。

程将军这下也不管赶路啊任务了,当下抱起墨魁上马跑回了颍州城内,找了个上好的客房,安置好墨魁,水都没喝一口便巴巴的去请了颍州城内最好的大夫,给墨魁看病。

可世上总有那么些巧合,秘密也不是一定属于一个人的。程将军请来的大夫,恰好是墨魁的师兄,带着墨魁长大知道墨魁所有秘密的墨汁儿。

墨汁儿一进客房闻着熟悉的若有若无的牡丹花香味儿,心下便有了计较。想起月前师父信中所述,对这个一脸正气的天策便看不顺眼起来。

程将军见这大夫一进房间脸色便沉下来,生怕是什么扰着这大夫了,急急解释:“拙荆身体不适我便急急要了间房,房内也没收拾什么,怕是有什么扰着大夫了,大夫说就是。”

墨汁儿一听称呼脸色愈沉,手一指房门毫不客气的开口:“将军你呆门外去我就舒服了。”

程将军一愣,尴尬的挠了挠头,拎起搁置在墙角的长枪,小心翼翼的不弄出任何声音,开门出去了。

看着程将军出门,墨汁儿放下药箱就往里屋急急走去。此时,昏迷有段时间的墨魁已经转醒,起身刚想叫程将军,却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惊诧的打了声招呼:“师兄?”

墨汁儿打量着看上去没什么大碍的墨魁松了口气,走上前去坐到床边上解释:“你似乎是晕了过去,那与你同一路的天策将军便把我请来了给你看看。可你自己也是个多少懂点医理的人,怎么照顾不好自己呢…”数落着,墨汁儿也伸出了手摸上墨魁的手腕子,细细诊脉。

可墨魁的脉象却让墨汁儿好不容易缓下来的精神再度紧绷起来。他一句话没说,放下墨魁的左手,沉着脸起身瞪了墨魁一眼走出了里屋,对着门口怒气冲冲的喊:“程式,你给我滚进来!”


藏花 all花 高冷黄鸡和贫嘴花 1

自娱自乐扩充脑洞向

cp是年下高冷黄鸡x年上贫嘴花叔叔

第一次扩充脑洞多多指教[。


(一)


夏归被师父带回万花谷的时已是少年。十来岁的少年和六七岁的孩童一同学习启蒙的知识,在有教无类的万花谷其实并不多见。毕竟,不少的亲传弟子都是从小养大的,这个年岁才进谷学习的,还真不多见。


小孩子是种很熊的生物种群。他们对外排斥的可能性和对被排斥者恶作剧的可能性都要远远高于其他的生物种群。理所当然的,夏归被小了他五六岁的小孩子们排斥的很彻底。


不过对于熊孩子们的恶作剧,夏归从来都不屑一顾。他只会冷冷的戳穿再狠狠的毒舌一番,待到夜里吃饭再被被同僚倾诉了的师父笑着奚落一番。可这样的生活,并没有影响夏归学习六艺和医术。


夏归的师父是一个好大夫。心怀天下悬壶济世。路过被山贼洗劫了的村子受托救下了村长唯一幸存的孩子,便收做了亲传徒弟,带回了谷内教习。这一教,便是十来年。


直至二十八岁,已是耍的一手风骚花间的夏归,和他师父一样,是一个悬壶济世菩萨心肠的好大夫,医术也不下于其师。与自家师父最大的不同,就是夏归的嘴,忒贱。


夏归离谷时,谷内大小花一众齐欢呼,相比大师兄裴元令人憧憬的冷脸,胡子拉碴嘴还忒贱的超龄同级生夏归,简直是令人心塞的存在—---因为和他斗嘴只会被反嘲而他花间又使得十分的风骚,完全没法和他武斗。


送走了夏归,夏归他师傅也终是全了当年未救下的小姐姐的心愿,带出了一个好徒弟,当夜便卷了铺盖和细软奔去了华山找他姘头,乐得不用再管徒弟。


夏归同样也乐得自在。没了师父的管束,开开心心的踏上了江湖之旅。又因着医术的优秀,一路盘缠也是不多不少刚刚的好。


可未料想夏归出谷的第三年,时逢安史之乱,烽火烧遍华夏版图,流民四窜战火纷飞。本着悬壶济世的医生心态,夏归从长安一路跑到枫华谷,救下了不少因四处奔波而患病的灾民,并得灾民所赠一古朴箱子,打开尽是世间罕物沉沙玄晶。夏归手抖了一抖,差点没拿住那黄灿灿的铁块,抽了抽嘴角,将那铁块扔进了贴身得口袋里,收拾收拾了针袋子和药囊,牵着老马慢慢悠悠的动身南下。


一日,夏归途经洛道。天一之乱虽已平,但当时作孽留下得毒物却依旧未清除干净。夏归拿着那从小丐帮手里换来得豁口的青瓷碗装了些水沉了沙石放了解毒的药剂,惬意的的靠着树干豪爽的的将碗里的水喝了个干净,然后打算倚着树干睡上一小刻。岂料刚刚闭眼,夏归便嗅到了迎风飘来的血味儿。夏归眯了眯眼,虽说他性子懒散没个正型,但到底是个天生的好医生,心肠好。经历过至亲之人死于眼前却无能为力的过去,更是对伤病之人关注有加,当下便取了针袋和药囊,顺着味儿寻了过去,没过一刻便在不远处的破庙的墙根儿底下寻着了一身是血抱着剑靠着墙的青年。夏归轻轻的“啧”了一声,挠了挠头,随手捡了根野草将漂亮的黑发束了起来,挽起袖子,打算就地给人诊疗。

孰料那青年颇为警觉,夏归正琢磨着怎么把那么重一把剑从青年怀里抱出来好看看伤口的时候,就觉得脖子上冷冷的有金属贴着。


夏归愣了愣,低头看了一眼靠着墙根的青年,动都没动的开口:“我说这位大侠,我只是一介大夫,路过此地嗅到血味儿便来看看,打算帮着你治治伤口,咱打个商量,你看你这也是快要死不死跟个蔫了的植物的样子,要不让我给你看看,死马当活马医,治好了你给我付点子盘缠钱,治不好我给你安葬好。所以,先把你的剑,从我的脖子移开如何?”


青年努力集中精神打量了一下没个正型的夏归,收回了剑,冷声:“我看你打扮,不像大夫。”


喔唷,夏归眉一挑,瞬间不爽:“我说这位大侠,我怎么不像大夫了?我可是真真正正万花谷里出来的好大夫。错过这村没这店,你不要我医治死的也是你自己,我拍拍手走人顶多良心过不去一两天,到头来我还可以拿着你的剑换了钱当盘缠;可我治了你,就保证直到你全好的那天,我都不会离开。我瞧你这眉眼体型也不像是个北方人,正好我要南下,我一路顾你伤口,你也不吃亏,如何?”说着还勾了勾嘴角,也不看看自己胡子拉碴一脸邋遢衣服也满是灰尘的样子,头发也是拿着根野草束起,哪里像个万花谷出来的医生。


“说了这么久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啊…”夏归不爽的皱皱眉,俯下身子想要仔细检查一番。孰料那青年在集中精神之后尽体力不支再度晕了过去。夏归手忙脚乱的接住青年,还一边囔囔着“诶诶你别晕啊别晕啊你晕了我怎么带着你和你那么重一把剑啊!”


青年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是累极了。


夏归叹了口气,边嘟囔着“算是你命大碰到心好的我,算了算了送佛送到西我去把那马牵过来载你。”边小心翼翼的把青年扶回了墙根儿地下,然后转身就打算回去牵马。


刚往回没走几步突然想起这洛道四处都是毒物,那小青年没有意识的靠在墙根儿那也不太安全,便走了回,在那墙根儿附近撒了些防虫蛇毒物的药粉。


撒好了药粉正要起身,夏归却在枯草里发现一个血迹斑斑的香囊。那香囊绣工精致用料上乘,素色的缎面上秀着一个好看的符号和两个字。夏归端详了一下,想了想那小青年身上同样精致富贵的衣服,觉得这应该是那小青年的,于是起身把那香囊放在了小青年的手里,运气点墨山河就往回跑去牵马。


“啸雷…看那样子…应该是藏剑弟子吧,这下盘缠不用愁了,这块石头也有地方去了。”看着左手上那个布袋子,夏归嘀咕着牵着马往青年那走去。